家長砸錢造“童星” 數萬元花費一場空

次面試花費數千元,往返某外省市電視臺排練請假一個月,參加一次演出耗資數萬元……隨著市面上各類綜藝娛樂節目的熱播,越來越多的小演員、小主持人進入大眾視野,與之相伴“生長”的,是長期魚龍混雜、讓人摸不清門道的“童星經紀公司”。

  近日,上海就有6名“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家長起訴一家演藝經紀公司,要求其退回所有“演出培訓”費用。

在百度貼吧上的“童星貼吧”“中國童星吧”“童星培訓吧”上,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看到,每天都有十三四歲的青少年上傳自己“未P圖”的照片和視頻。這些照片的背景,有的是一片老舊公房,有的是家中臥室、客廳,有的在農村一片磚瓦廣告墻前自拍。孩子們都上傳了自己的年齡、身高、體重、愛好等,有的甚至連姓名、住址等都公之于眾。很多帖子下方,都會有人回復“求聯系”、“有機會,請聯系”等。

  “電視臺”招募小演員,家長簽約交費

  “您好,您的孩子已經入選??電視臺兒童情景劇面試……”2017年年初,上海的孫女士接到一個自稱是某電視臺工作人員的人打來的電話,對方說她8歲的兒子小亮進入了某頻道微電影拍攝的選拔環節,請她帶孩子去面試。接著,孫女士收到一條短信,上面有面試的時間和地點。

  孫女士發現面試地點就在電視臺內部,便放心地帶孩子去參加面試了。

  面試當天,孫女士看到現場有不少印著“??電視臺網絡情景劇拍攝”的宣傳海報,還有其他孩子拍攝微電影的圖片、視頻等,面試老師的名片上也印有“??欄目組藝術總監、導演”的字樣,這讓她感到“非常正式”。過了幾天,她又接到通知說小亮進了復試。

  復試后,欄目組夸孩子表現非常好,可以進入劇組拍攝,但正式上鏡前還需要專業的老師輔導。對方在協議中承諾 “在一年有效期內100%上鏡、100%播出,如違約則100%無條件全額退費”,孫女士爽快地與傳媒公司簽訂了合作協議和贊助協議,支付了培訓費、包裝推廣費等共計1.5萬余元。

  整個暑期,孫女士陪著小亮輾轉多地培訓和拍攝,食宿、路費均自理。在拍攝現場,她還認識了其他同樣帶孩子來拍微電影的家長,孩子從三四歲到七八歲不等,“他們說根據角色的不同,交的推廣費或贊助費也不一樣,從8000多元到1萬多元”。其間,小亮參與拍攝了3部“影片”。

  但直到2018年4月協議到期,小亮參與的“影片”仍未見播出。孫女士多次催問影片播出進程,傳媒公司用檔期排滿等各種理由搪塞,并拒絕退費。最終,傳媒公司告訴孫女士,小亮參與拍攝的一部影片因第三方在制作過程中丟失母片而無法播出。

  這時,家長群已經“不太平”了。其他家長們也紛紛反映,他們的孩子參與拍攝的片子也因為各種原因未能播出,少數已“播出”的不是在電視上播出,而是傳媒公司給了一個網絡視頻鏈接,且已超過協議約定的時間。

  孩子盲目泄露隱私,家長砸錢不含糊

  采訪中,記者注意到,像孫女士一樣有著“童星夢”的家長不在少數。

  湖南長沙的顏女士在女兒彤彤(化名)讀幼兒園時,遇到了某童星培訓公司的宣傳人員,她先后支付了200元報名費、3900元培訓費、3萬元簽約藝人費、3萬元電影拍攝費等共計6.5萬元的相關費用。女孩欣欣(化名)與顏女士的女兒一同報名參加面試,其家長更是花費超過10萬元。

  家長們代孩子向學校請假,陪孩子去北京全職拍攝電影,卻從未見電影播出。

  公司在與“小童星”父母簽訂的協議中承諾,他們將對“簽約藝人”進行長期藝術培養,直至其年滿18歲。這一過程中,幾乎每年的花銷都在數萬元到10多萬元不等,包括拍攝影片的往返路費、住宿費、家長誤工費等,這些費用均由家長自己承擔。

  當顏女士到公司“討說法”時,卻發現這家公司早就人去樓空。相關工作人員還在電話中回復她,“培養孩子不要急功近利,打造童星是個長遠過程,不可能立馬成功”。

  一名在百度貼吧上發布個人信息的13歲女孩告訴記者,自己在貼吧“混跡”多年,那些與自己聯系的經紀公司到底是什么資質,她都知道個大概,“我肯定會查詢好對方的底細,再與他接觸”。而女孩所說的“底細”,主要是指工商注冊登記證。

  此前,有媒體曝光稱,有不法分子打著“童星經紀公司”的名義,在網上聯絡未成年人,并要求其上傳不雅照片。多段視頻顯示,昵稱為“童裝設計公司”或“央視少兒頻道童星選拔人”的聊天對象,通常以“對童星、童模的身材外形條件進行考察”為由,在對話框中打字要求這些女童在視頻中一步步脫掉外衣褲和貼身內衣,裸露私密部位。很多懷揣“童星夢”的未成年人上當受騙、維權無門。

  一名長期從事演藝經紀人工作的人士告訴記者,我國目前并不存在專門的童星培訓公司,“有極少數的童星公司,但它只是一個中介,負責簡單培訓和聯系劇組,但這種培訓肯定不是大范圍、長時間的,也不會在百度貼吧搜羅好苗子。大多是和專門的培訓機構合作,物色人選”。

  其中的一個關鍵問題是,童星公司只是中介,并不具有教育培訓機構的資質。

  法官、律師建議家長“認清現實”

  在孫女士的案件中,一審法院判決傳媒公司行為構成違約,應全額退款。傳媒公司表示不服,并上訴到上海第一中級人民法院。

  在二審中,傳媒公司辯稱,首先,母片丟失是第三方的責任,是不可抗力,不能因此要求退款;第二,合同中的“100%播出”并未明確一定要在什么平臺播出;第三,贊助費屬于家長對拍攝的無償贈與,不應退還。

  二審法院認為,傳媒公司與孫女士等人簽訂的合作協議,是雙方真實意思表示,合法有效。案外人原因導致合同未能履行不屬于不可抗力;播出時間已超出協議有效期,仍然構成違約。鑒于傳媒公司未能履行其“在有效期內100%上鏡、100%影片播出,如違約則100%無條件全額退費”的承諾,因此法院支持孫女士主張的“全額退費”。此外,法院認為,贊助協議和合作協議是一個整體,孫女士等人支付贊助費用是附條件的,并非純粹的贈與行為,因傳媒公司的行為導致所附條件并未成就,贊助費用亦應予退還。

  上海市法學會未成年人法研究會副秘書長田相夏告訴記者,暑期將至,如今各種類型的培訓機構讓家長們挑花了眼,在“童星培訓”方面,他特別建議家長們“認清現實”,“12歲以下的未成年人,應該過正常的、以讀書為主的學習生活,即便特別有當明星的潛質,家長也不能剝奪他的‘發展權’。這個年齡段孩子,不能放棄學習。”

  田相夏說,由于市場準入門檻低,且大多數所謂的“童星培訓”公司都只是文化傳媒公司,不具有培訓資質,因此,會使很多家長在后期維權過程中遭遇難題,“現在注冊一家文化傳媒公司,可能連注冊資本金都不用。說白了,他(指不法分子——記者注)只要有一臺攝像機,甚至手機,外加一臺電腦,拍好視頻上傳到視頻網站上就行了。被投訴后,關門失蹤再重新注冊一個公司”。

  田相夏認為,類似文化傳媒公司開設“童星培訓班”的情況不在少數,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應當在暑期負起監管責任,對這些打擦邊球的企業進行集中檢查;同時學校應在暑期前發放“給家長的一封信”,提示家長不要盲目參加沒有培訓資質的培訓班。

  上海一中院法官提示,家長在為孩子選擇各類演出或培訓機構時,要對相關產業、合作的對象、對方的資質、知名度等有充分的了解,慎重選擇。在簽訂合同時,要注意避免入“坑”,須明確雙方的權利義務,“不能含糊不清”。比如,在孫女士維權案件中,傳媒公司承諾的“100%播出”應該對具體播出的平臺進行明確約定,否則容易給對方留下可操作的彈性空間。此外,家長在帶孩子參加各類活動和培訓時,還應注意保護未成年人的權益,如姓名權、肖像權、健康權等,“多從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成長規律出發,不可盲目跟風”。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王燁捷 來源:中國青年報

2019-06-13 10:48:50         來源:海峽風     編輯:bj001
分享到:
更多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國際聯網備案

   視聽節目制作許可證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互聯網出版機構 閩ICP備160236913號-1

海峽風網 版權 所有©1997-2017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疯狂维京海盗客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