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仁國被“雙開”再證茅臺酒已是“腐敗酒”

2019-05-24 09:18:33     來源:海峽風     編輯:bj001    

日前,經中共貴州省委批準,貴州省紀委省監委對中國貴州茅臺酒廠(集團)有限責任公司黨委原副書記、原董事長、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長袁仁國嚴重違紀違法問題進行了紀律審查和監察調查。依據有關規定,經省紀委常委會會議、省監委委務會議研究并報省委批準,決定給予袁仁國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處理。(5月22日《貴州日報》)

袁仁國被“雙開”的消息發布得很突然,可并不令人意外,實則早已有跡可循,其“落馬”只是時間問題罷了。去年5月6日深夜,袁仁國被“裸退”,即引發坊間諸多傳聞。今年5月5日,袁仁國又被免去貴州省委員會常務委員、經濟委員會副主任、省政協委員職務,并未另外安排職務。隨后,就有媒體曝光茅臺酒各種違法亂紀事件,袁仁國有“包場看戰狼2、違規持有記者證”等問題,即引發廣大民眾的猜測。

從通報的內容看,袁仁國的腐敗問題非常嚴重。諸如將茅臺酒經營權作為拉攏關系、利益交換的工具;大搞權權、權錢交易,大肆為不法經銷商違規從事茅臺酒經營提供便利;大搞“家族式腐敗”;大搞權色、錢色交易;把黨和人民賦予的國有企業經營管理權當作個人和家族謀取私利的工具等,均觸碰到黨紀國法的紅線,嚴重侵害國家利益,遭到查處乃是罪有應得。

袁仁國在茅臺集團工作長達四十多年,擔任過多個職務,2000年起擔任貴州茅臺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開始執掌貴州最賺錢國企的大權。在袁仁國的時代,貴州茅臺的營收一步步超過五糧液、亞吉歐等,問鼎全球白酒企業第一位,并成長為兩市第一高價股,業績非常優秀,受到諸多機構、股民青睞。可見,袁仁國對茅臺的成長確實有很大貢獻,這方面的成績不可否認,但是他利用茅臺酒大肆牟取私利,將茅臺經營權當做非法交易工具等,令茅臺酒變成了“腐敗酒”,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2018年以來,貴州省多名領導干部被調查,其中涉及違規收受茅臺酒等是原因之一。如江縣委原書記張廣淵、鳳岡縣委原書記廖其剛收受茅臺酒。六盤水鐘山區委原常委、副區長,六盤水梅花山旅游景區管理委員會副主任郭銳嚴違規轉賣茅臺酒批條獲利。此前各地落馬的腐敗官員,亦有很多涉及到茅臺酒,比如貴州省原副省長王曉光不僅喝茅臺,還讓家人開店售賣所收的茅臺酒。河南一財政局長因收39件茅臺等問題落馬。有的官員在上頭查得緊時竟然用礦泉水瓶裝茅臺,冠冕堂皇地擺上酒桌。

眾所周知,茅臺酒是非常典型的禮品消費,以公款、行業特供、送禮、收藏為主,私人消費只占小比例。按照坊間的看法,茅臺酒的價格指數,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視為腐敗指數,其價格越高,說明腐敗交易的成本愈高,腐敗現象也越發嚴重。如今,公款消費遭到遏制,但是茅臺腐敗現象并未消失,仍然是送禮、宴請的“硬通貨”,近年來茅臺價格一路走高,亦跟茅臺腐敗愈演愈烈分不開。

可見,在袁仁國“落馬”之際,應順藤摸瓜,揪出其背后的一干腐敗分子、違法商家,肅清茅臺利益鏈條的亂象,規范市場經營,阻斷權力插手市場,嚴厲打擊腐敗交易行為。同時,要對茅臺腐敗現象予以“零容忍”,對違規送禮、宴請等行為加以嚴厲整頓,緊盯茅臺腐敗利益環節,促使其逐步擺脫“腐敗酒”形象,回歸到正常的商品市場里。(江德斌)

分享到:
更多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國際聯網備案

   視聽節目制作許可證  互聯網藥品信息服務資格證書   互聯網出版機構 閩ICP備160236913號-1

海峽風網 版權 所有©1997-2017

未經書面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疯狂维京海盗客服